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

社会公正与公平——受教育权保障行动的关键指导原则

2018-10-16

前联合国受教育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基肖尔•辛格(Kishore Singh)表示:“世界各国日益关注不断加剧的不平等现象。差距的拉大不仅是在国家之间,也包括国家内部。”在《世界人权宣言》诞生70周年之际,他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介绍了受教育权现状。

 “缺乏管制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在世界范围内造成了极大的贫富差距,对教育系统和受教育权也产生了严重影响,扩大了教育方面的差距、加剧了教育不平等问题。”

辛格认为:“教育对扭转日益严重的不平等现象来说至关重要。但行动的第一步在于增加优质公共教育机会,使得所有儿童都能够接受教育、享受这一权利。”

受教育权的国际法律框架

辛格强调,不受歧视和排斥的受教育权是国际公认的一项普遍权利。在《世界人权宣言》发表之前,1945年制定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的《组织法》即明确规定,保障“人皆享有充分与平等受教育机会”是本组织的使命,亦是个签约国的责任。1960年通过的教科文组织《反对教育歧视公约》确立了关于受教育权的2项基本原则:享受平等教育机会、反对教育歧视。辛格认为,《反对教育歧视公约》影响了日后出台的其他涉及受教育权的联合国人权公约。

教育是一项公益事业

各国有义务和责任遵守国际准则和原则,并应采取规范行动,确保充分实现受教育权,并将教育看作一项公益事业。

他说:“受教育权是一项首要权利,对行使所有其他人权来讲至关重要。” “它赋予人们力量,帮助人们摆脱贫困,掌握对个人和社会有益的技术、能力,培养正确的价值观。”

保护受教育权免受私有化力量影响

辛格表示,过去几十年来教育私有化的迅速发展令人深感关切,对教育作为公共事业的概念构成了威胁。“教育正在商业化,这将加剧社会不公平现象,也严重违反了受教育权的原则和规范。商业化发展趋势和鼓吹私有化的虚假宣传导致了公共教育系统的萎缩,而实际上私有化造成了社会隔离,引发不公平现象。“

“教育私有化是对2030年教育议程的一大威胁,与世界各国政府免费提供高质量教育的承诺背道而驰,至少在高等教育阶段。”他说,“在个体和企业经营的私立教育机构中,人们的经济地位决定了获得教育的机会,缺乏监管的过高费用司空见惯。”他强调,任何基于经济地位或社会状况的歧视都是为教科文组织《反歧视公约》和其他国际人权公约所禁止的。 《儿童权利公约》在禁止教育歧视方面增加了“财产”这一因素。前特别报告员强调,我们迫切需要采取严厉的监管措施,并对欺诈行为予以制裁。

数字设备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引发担忧

辛格承认使用教育信息化技术和数字设备可以帮助人们更加便捷地获取信息,但他对由此产生的“数字鸿沟”和不平等问题表示担忧。

他指出,数字设备等仅仅是教学工具,不能替代面对面的、涉及人际接触的授课方法。他警告说,信息化技术和数字设备的使用会带来多种风险,尤其将影响人类专注与思考的能力。

“教育数字设备实际上是另一个商业切入点。不幸的是它可能带来负面效应,为学生接触涉及性虐待和性剥削的色情网站、网络霸凌,及其它攻击性、暴力内容提供了入口。这些都将影响学生的学习质量。”

辛格认为,社会的公正与公平是联合国推动和平与发展的2大核心原则。 “社会的公正和公平应始终作为各国采取措施时的首要考虑因素,以此保护和促进公民充分、平等地享受受教育的权利。”

 

  • 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受教育权# 宣传活动,助力传播关于这一能够改变世界各地人民命运的核心人权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