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

实现难民与无证移民的受教育权

2018-11-20

“无证移民能否平等地接受教育,是实现难民基本人权的几大挑战之一。”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国际和欧洲法律系教授、教科文组织人权与和平教席Fons Coomans在同教科文组织谈及为难民提供教育时所遇到的挑战时如是说。

此次访谈属于探索受教育权系列内容,旨在纪念《世界人权宣言》诞生70周年。Coomans教授表示:“《世界人权宣言》通过70年来,我们在标准制定工作中取得了很多成就,教科文组织为受教育权做出了重要贡献。许多国际文件以硬性法律及软性规定的形式获得了通过,且所有文件都明确了对权利人的定义及受教育权的重要性。”

从标准设定到国家立法 

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通过以来,人们早已开始认识到难民的需求。Coomans教授认为,我们仍需确保寻求庇护者以及非正规或无证难民的教育权利,他强调我们需要在标准设置中针对这一问题进行详细规划。

“在实践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将优秀的国际文件标准转化吸收,使其融入国家法律、政策和措施之中。然而在这一方面我们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问责仍是巨大挑战

Coomans教授说道:“国家报告、联合国系统内部及教科文组织的对话中是存在国际问责机制的,但就国家实际工作情况而言却体现出一定差距。这主要是因为在许多情况下,许多国家并未将教育、受教育权归入人权的范畴中。尤其是在欧洲和北美,人们没有意识到他们所享受的受教育权正是一项人权。正因如此,国家认为没有必要辩护其在人权和教育方面的成就与失败。在这一层面上,国内与国际的问责制存在很大问题。”

他认为,在讨论难民对社区作出的积极贡献之前,难民首先需要被他们所试图融入的社会接纳。

 “恐怕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得到积极的一面。对于那些不被欢迎、不被接纳,甚至遭受歧视的难民而言,享受受教育权并没有太大意义。”

Coomans教授是在他的家乡——马斯特里赫特说出的这一番话。他曾亲眼所见,有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叙利亚难民来到了这里,他们或丢失了教育证书、或所持证书并不被认可,于是他们不得不通过参与额外课程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他指出语言也是另一个需要跨越的鸿沟。

“我强烈建议应从庇护接待中心阶段开始开设语言类课程。”

保证安全性与稳定性的手段

Coomans教授举例说道,在整合、利用难民所带来的知识时,城市之间、大学之间都需要展开合作。在地方当局层面,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的机制可以很好地为保障难民受教育权发挥作用。

不管是在稳定的国家还是在难民营中,教育都是保障安全与稳定的有效手段。对于女孩而言尤为如此,她们是性剥削和人口贩运的受害者。教授在讲到欧洲的情况时指出,难民是可以融入正常教育系统、与其他学生一样接受合格教师教育的;但是在战乱地区附近,例如约旦、黎巴嫩以及东北非洲的难民营中,教师质量则难以得到长期保障。

缺乏关注

此外,Coomans教授认为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与教育可持续目标4都与现实情况存在代沟。议程与目标都提到了对弱势儿童的保护,却没有明确难民和无证移民这一群体。

“遗憾的是我们没有给予这些群体更多关注。当这些特殊群体被忽视时,我们无法说出‘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这种话。”

展望未来,Coomans教授表示,虽然法律框架可以确保难民和移民最终接受教育,但法庭程序非常耗时。

“我希望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以及儿童权利委员会等政治和准司法程序可以做出更多改进。政府可应当通过国家级报告肩负起这一群体的教育责任。公民社会可以通过为监督机构提供影子报告来发挥作用。这些影子报告有助于揭示国家未能解决的许多关键问题。”

《世界人权宣言》诞生70周年之际,教科文组织发起了 #受教育权# 在线宣传活动。受教育权是一项绝对优先的权利,也是确保平等获得优质教育这一全球使命的核心。点击此处了解更多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