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教育权——7问联合国特别报告员

2018-12-07

Koumbou Boly Barry博士来自布基纳法索,现为联合国受教育权问题特别报告员。作为#受教育权#宣传活动的一部分,教科文组织邀请她围绕当今世界受教育权工作进展回答7个问题。

  1. 联合国教育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扮演着什么角色?

我的工作和职责是确保在全世界范围内实现与实施受教育权,并报告相关违规行为。我倾听那些权利被剥夺的人们的声音,无论其来自个人还是民间社会代表。我的工作还让我成为了不同利益相关者的中间人,而在政府层面、司法系统内以及预算和规划阶段,这些利益相关者正是确保实现这一权利的关键。这对于监督受教育权的有效实施而言至关重要。我的职责不仅是报告受教育权的逐步落实情况,还要协助各国政府改善、创新和扩大面向所有人的免费的优质教育。

  1. 受教育权发展现状如何?

目前,全球共计约10亿人的受教育权仍未得到基本保障,其中大多数为妇女和青少年。尽管民众接受教育的机会正在迅速增加,但教育质量仍是最大问题。学生在学校里是真的在学习吗?他们掌握了应有的技能吗? 这是我们所必须严肃关注并继续监测的问题,并以此建立公平社会。数字鸿沟是我们需要解决的另一个关键问题,数百万人掉队将对世界造成巨大威胁。我们需要利用创新并扩大其应用范围,以此为世界各地的学校提供帮助、为学习者提供平等机会。我们还需要更多地在课程中融入价值观。学会共同生活、宽容、和平、自信与相互尊重是应对恐惧与仇恨的核心武器。

  1. 我们取得了哪些主要成就?

我们必须承认,这些年来确实我们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步。对于一些非洲国家而言,过去10年中所取得的成就比早前60多年来的总和都要多。从学校基础设施到扫盲,从女童教育到学习技术使用,有很多成功案例与典范值得分享。民间社会参与教育是关键。教科文组织在受教育权规范和标准制定方面所发挥的作用至关重要,为这一基本人权做出了巨大贡献。

  1. 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教育系统的薄弱治理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国家教育部门在制定规划时应保证所有利益相关者在场,这样他们可以参与其中并为自己所在社区的教育成功做出贡献,共同设计教育的整体规划,更多地关注幼儿教育、职业培训和相关研究。教育的预算和决策必须分散进行,根据地区和弱势群体(如游牧民族、难民、贫困家庭和残疾人)的需求量身定制。社区和学校必须能够做出符合其需求的决策。家长协会和非政府组织等当地行动者也要参与其中。这些是学校之外的坏境中必不可少的动力。

  1. 您所亲历的最严重的违反受教育权的行为是什么?

这样的案例不计其数。残疾儿童因无法获得教育设施而无法接受教育;学生和老师因要求受教育权或更好的工作条件而被监禁甚至被杀害,被强制退学的低龄妈妈,等。在许多地方,此种严重的违规行为每天都会上演,这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前方的道路还很漫长。

  1. 在您的职业经历中,有什么是您想改变的?

我曾经是布基纳法索的教育和扫盲部长,深谙政治层面的关键决定会对数百万人及其未来的影响。我本希望可以更多地投入政治,为我国教育系统带来有效变革。

  1. 是谁鼓励、激励着您?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的祖母曾不断激励我。她是一位坚强、独立且思想开明的女性。在我年轻时她就教导我认真对待责任。布基纳法索前教育部长、作家兼教师Alice Tiendrebeogo是另一位在我的职业生涯中给予我很多鼓励的人。当然,像数百万非洲人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一样,我对纳尔逊·曼德拉充满敬仰之情。他的智慧和价值观仍将引起共鸣、为后代带来教育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