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沿线天文学的演变

2018-12-21

infocus_astronomy.jpg

© Flickr / Jeffrey Sullivan

在世界各地的重大文化和贸易交流的背后,都少不了丝绸之路的身影。在其悠久的历史中,不同文化、不同民族的接触产生了各种知识的共享,包括哲学、数学、地理学、制图学、占星术和天文学。

天文学在丝绸之路沿线的出现,是这一地区诸多学者在这一领域的强烈兴趣的产物。中亚和穆斯林世界的天文学深受希腊和印度文化的影响。

在古代伊朗,学者们用希腊语翻译天文学著作;穆斯林学者又将这些翻译成果译成阿拉伯语。事实上,托勒密(Ptolemy)所著的《天文学大成》最早在9世纪时被翻译成阿拉伯语。托勒密是亚历山大时期的地理学家和天文学家,《天文学大成》总结了古代天文学中最先进的知识。

印度天文学的影响,在一些5世纪的古伊朗天文学记载中可见踪迹。此外,当巴格达在8世纪成为该地区的科学中心时,来自印度次大陆的学者来到这个充满活力的城市,并制作了各种印度天文手册的阿拉伯文译本。最终,这些科学作品中有许多在15世纪传到了欧洲。因此,几个世纪以来,它们被用作欧洲高校的天文学主要教材。

General Diagram of Two Metagalaxies / First Historical Archives of China
© UNESCO / General Diagram of Two Metagalaxies / First Historical Archives of China

继巴格达之后,撒马尔罕在15世纪成为科学和天文学的主要中心,特别是在乌鲁伯格(Ulugh Beg)统治时期,而且这位统治者本人就是一位天文学家。他和其他天文学家一起编制了精确的星表。基于这一重大创新,欧洲学者从16世纪开始研究这些星表。此外,乌鲁伯格建造了一个天文台,在那里他改进了法赫利( Fakhri)六分仪——第一个天文测量工具。在天文台的建造过程中,他构建了一个经向弧,从而计算出了撒马尔罕的纬度。

此外,学者比鲁尼(Al-Biruni)在10-11世纪推动了天文学的显著进步。在他的著作中,他回顾了穆斯林世界天文学的发展。通过分析该地区天文学家的著作,他将穆斯林天文学家分为两个群体:希腊传统的追随者和印度传统的追随者。虽然他了解颇多印度天文知识,他对其中的许多观点持否定态度,例如行星运动理论、地球与行星之间的距离以及地球的维度。因此,比鲁尼将自己归类为希腊化传统的追随者。

由于丝绸之路沿线不同地区之间的科学互动,这种共享知识得以实现,进而促成了新的创新工具的开发,及对宇宙的深入了解,为现代天文学奠定了基础。

 

***

数千年来,丝绸之路将不同文明联系在一起,使世界各地的人民和文化相互接触,在货物贸易的同时,促成思想和文化的互动,从而塑造了今日的世界。缘于这一历史悠久的遗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绸之路项目致力于在数字空间重现和拓展这些历史网络,使人们聚集在一起,就丝绸之路进行持续对话,以促进对我们周围丰富多样、彼此交织的文化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