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

为照顾受创伤儿童的教师提供更好的培训

2019-09-30

cou_04_19_wide_angle_sierra_leone_internet_site.jpg

2018年2月,南苏丹延比奥镇举行释放儿童兵的仪式。据估计,全世界仍有超过25万名儿童直接或间接卷入武装冲突。

许多移民儿童和学龄难民都经历过创伤,事情可能发生在他们离家前、旅途中,或是到达避难社区或国家之后。担任这些弱势儿童的教师,需要接受适当的培训,而教师往往缺少这方面的培训。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教育监测报告2019年6月发布的政策文件《以教育治愈创伤:通过社会和情感学习抚慰流离失所的创伤》得出了上述结论。该文件强调,需要为教师提供更好的培训,以便为有需要的儿童提供社会心理支持。

在德国,20%的难民儿童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孤身未成年人的患病率尤其高。有160名来自阿富汗、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和索马里的孤身儿童在挪威寻求庇护,其中近三分之一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对比利时境内的166名无人陪同的难民儿童和青少年开展的另一项研究发现,37%至47%的研究对象表现出“严重或极为严重”的焦虑、抑郁和创伤后应激症状。

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难民遭受创伤后发生心理障碍的几率也很高。例如,在苏丹南达尔富尔州难民营的331名流离失所儿童中,有75%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38%表现出抑郁迹象。 在缺乏卫生中心的情况下,学校往往是培养稳定感的重要机构,前提是教师了解创伤的症状,可以更好地为学生提供帮助。但在德国,大多数教师和教育工作者都表示,自己没有为满足难民儿童的需求作好充分的准备。在荷兰,20%教龄在18年以上的教师报告说,与受创伤儿童开展互动非常困难。

对欧洲和北美接收的难民儿童的幼儿教育和保育设施开展调查发现,虽然在许多计划中人们已经意识到开展保育工作的重要性,但为开展这一工作所必要的培训和资源却“几乎普遍缺乏”。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