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我们也想被听到!”如何改善津巴布韦残疾人生活与权利?

13/02/2020
03 - Good Health & Well Being
10 - Reduced Inequalities

如果人们看到像我这样的残疾妇女参加社区会议,就会有人问这样的问题:‘我们不是明确说过要举行一次严肃的会议吗?是谁把她带到这儿来打扰我们的?’

塞姆比* (年龄不详,马孔代区)

津巴布韦的许多残疾人都有过和塞姆比(Thembi)的故事类似的遭遇。据估计,残疾人占津巴布韦全国人口的9%(超过120万人)(该国总人口13572560人——资料来源: 《2017年津巴布韦国家统计局中期人口统计》)。他们仍然是分散在社会各阶层的一个被忽视的和“掉队”的群体。残疾妇女和女童更是面临“双重边缘化”,更有可能遭受性别暴力、剥削和排斥。

自然灾害等人道主义危机进一步加剧了所有残疾人的脆弱性。热带气旋“伊代”于2019年3月15日袭击了马拉维、莫桑比克和津巴布韦,造成了大量死亡和巨大的财产、基础设施和文化遗产的损失。斯达(S’tha)向我们讲述了她在这场灾难来临期间及之后经受的折磨。

 

尽管生活在男权社会,残疾男性同样面临挑战。气旋“伊代”过后,贾夫诺斯(Jafnos)非常需要好心人的帮助。

我10多年前就失明了。我刚刚生下我的第二个孩子,我的双目就开始变得模糊。我必须依靠我的母亲才能在我所处的环境里活动。在气旋(“伊代”)期间,是她引导我远离被水淹没的区域,我们才幸存了下来。因为失明,我不能工作,而我的母亲年事已高,也不能打零工。我现在只能依靠好心人的捐助维持生计,即使当他们没有什么可以给我的时候,我也同样感激他们。

斯达 (年龄不详,奇平加)

虽然在许多领域取得了重大进展,但歧视、种族主义和不平等仍然是我们社会的顽疾。没有包容性,我们时代任何多方面和复杂的挑战都无法得到有效解决。这是《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及其“不让任何一个人掉队”的承诺所表达的掷地有声的观点。为了在一个文化多元的世界中将这一愿景转化为现实,必须以人权和性别平等为基础采取行动,并促进开放、同情和其他共同价值观。这是教科文组织基于尊重、保护和人权的规范和业务工作的基石。

在一背景下,由于羞耻和歧视起源于人之思想,教科文组织正在积极带头促进残疾人权利。保护和赋能最弱势群体,同时转变大多数人的社会观念和规范,是教科文组织在津巴布韦开展的残疾人权利工作的核心。

2018年以来,教科文组织一直通过两项相辅相成的联合国倡议开展工作:

  • 题为“促进津巴布韦残疾妇女和女童权利”的联合国促进残疾人权利伙伴关系(UNPRPD)倡议。联合国促进残疾人权利伙伴关系目前在38个国家开展项目,并得到联合国促进残疾人权利伙伴关系多伙伴信托基金的支持。在津巴布韦,该伙伴关系的项目正由教科文组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和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共同实施。

  • “保护和促进津巴布韦气旋‘伊代’灾区残疾人的权利和尊严”。这是教科文组织南部非洲地区办事处与世界粮食计划署、国际克里斯朵夫防盲协会(促进残疾人权利的公民社会组织)和联合国促进残疾人权利伙伴关系建立的伙伴关系。其目标是提高人们对于残疾人的需求和优先干预措施的认识,使正在实施中的热带气旋“伊代”灾后倡议更加重视残疾人权利。

 

每个月我都要拄着拐杖走至少2公里去接受卫生服务,因为我以前走的路线如今布满了气旋‘伊代’留下的废墟。拐杖对我来说很不舒服,而且我必须在岩石中穿行,这使得行走更加困难。虽然我有三个孩子,但我必须依靠好心人的帮助来完成基本的家务,比如洗衣服、打水和做饭。有时,我不得不乞求别人让我搭便车,而人们并不总是乐于帮忙。

贾夫诺斯 (65岁,奇马尼马尼区)

2019年,教科文组织开发了四个残疾人权利宣传和提高认识工具,以促进残疾人权利和展示《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CRPD,2013年得到津巴布韦批准)的实际应用。

这两项倡议首次在津巴布韦成功地汇集了联合国机构、政府部门、残疾人组织、人权机构、学术界、传统领袖和残疾人,以促进残疾人权利。

这些倡议加强了对落实《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的宣传,增加了在津巴布韦促进残疾人权利的资源调动,最重要的是,它们扩大了残疾人的声音。

教科文组织的这两项倡议遵循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不让任何一个人掉队”的原则,切实体现了联合国在残疾人包容方面的一体化行动。

教科文组织及其合作伙伴将在2020年继续促进残疾人权利,并利用循证知识开发工具,扩大津巴布韦和南部非洲地区残疾人的声音。

相关链接

另见

#残疾人权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为保护该受访者的匿名性,其姓名有改动。

联系人

Phinith Chanthalangsy
UNESCO Programme Specia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