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新冠危机期间远程和数字学习:教科文组织扫盲奖得主经验分享

11/06/2021

2021年6月3日,教科文组织与教科文组织国际扫盲奖的往届获奖者组织了一场在线会议,并宣布了今年国际扫盲日的主题——“新冠时代的扫盲权利:远程和数字学习的贡献”。与会代表具有广泛的地域代表性,他们因多元化的扫盲学习活动而受邀。会议为扫盲学习项目在新冠疫情期间应对远程和数字学习的不同方式提供了信息,代表们开展了丰富的讨论。

会议汇集了8位往届获奖者,他们分享了各自在远程和数字扫盲学习方面的经验,调查了在不同国家、社区和情景下所采用的各种远程学习解决方案。获奖者们分享了他们在扫盲学习向远程学习过渡及其实施过程中所面临的挑战,以及他们从这些应急措施中学到的、可纳入今后项目的经验。

与会的获奖者包括:

  • 202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宗王扫盲奖得主:尼泊尔老龄化组织和英国联合世界学校;
  • 201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孔子扫盲奖得主 :印度尼西亚 “巴萨巴厘” (BASABali)计划;
  • 201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孔子扫盲奖得主 :尼日利亚狱政署;
  • 201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宗王扫盲奖得主:加拿大康考迪亚大学学习与绩效研究中心;
  • 201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孔子扫盲奖得主:巴基斯坦“公民基金会”机构和南非“FunDza文学信托”机构;
  • 201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宗王扫盲奖得主:约旦 “我们爱阅读”计划(We Love Reading)。

关于新冠疫情期间向远程扫盲学习过渡的若干见解:

鉴于人际互动的重要性,大部分扫盲项目都采用了混合型远程学习方式,将面对面教学和由高、低和零技术解决方案支持的不同类型的远程学习相结合。数字工具被用于扫盲教学和教师培训,以及虚拟社区的创建,以便在有网络链接情况下支持同伴互动。其他远程学习途径、低技术解决方案,如广播、电视和分发印刷讲义,均用以确保疫情期间扫盲学习的连续性,例如:使之与小组面对面学习相结合。

然而,远程学习也带来了一系列挑战,包括基础设施方面的数字鸿沟,数字工具的成本,以及教育者和学习者的数字技能。远程学习对学习成果的真正影响还有待了解。

许多代表提到,实施远程教育需要适当的基础设施,既要有高科技的解决方案,也要有低技术和零技术的实践。

学习与绩效研究中心全球经理韦德(Anne Wade)女士说:“在基础设施方面,转向使用远程学习或远程教育所带来的一个担忧是,政府将分配大量资金用于学校设备的安装。但真正的问题在于政府需解决与之相匹配的教师职业发展问题,如何长期维护和支持这些设备,以及从长远来看最终如何替换这些技术。”

此外,大多数项目的学习者既无法进行数字学习,也无法使用电。联合世界学校首席执行官霍华斯(Tim Howarth)先生说:“在我们工作的大环境中,在非常偏远的村庄,通常没有电,互联网也经常中断。因此,必须确保该项目的可访问性,以及与社区的关联性。”

“我们爱阅读” 项目创始人兼负责人达吉尼(Rana Dajani女士)强调,该项目曾须应对许多挑战,例如:远程学习的成本、学习材料的分发、父母在教育孩子时识字水平的不足,以及根据学习者需求在语言、文化和学习者参与方面进行内容调整。

尼泊尔老龄化组织特别指出,老年人需要获得基本的识字技能,这是获得和使用数字技术的前提条件。

“我们爱阅读”、“联合世界学校”、“公民基金会” 和 “FunDza” 共同强调,识字学习必须是全面的。多语言、社会和情感学习、心理健康、性别平等以及经济差异等问题应作为重要因素纳入远程扫盲学习。

若干与会者还强调了强制过渡到远程学习所带来的机会。尼日利亚狱政署的惩教检查员埃纳博尔(Frank Enabore)先生提出了监狱学习的案例,并强调了其积极的附带作用:

“电子学习平台和远程学习项目的重要意义在于,囚犯现有一个不受限于其监禁期限的计划。以前,当我们开展面对面学习项目时,如果一个囚犯期满出狱,我们便无法与之保持联系或让他继续学习。然而现在,当囚犯离开监狱时,他们仍然能够继续使用该项目。我们可以自豪地说,通过电子平台,我们仍能够接触到大多数已离开监狱的囚犯,并且他们也正在取得巨大的进步。”

自1967年以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扫盲奖”一直致力于奖励扫盲领域的卓越和创新表现。世界各地政府、非政府组织以及个人开展的500多个项目和计划已被授予这些富有盛名的奖项。教科文组织通过这些奖项,支持有效扫盲实践,并鼓励促进扫盲社会充满活力。

 

更多信息:

 

图片:© CU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