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已致13.7亿学生停课,各国力推多媒体教学保障学习连续性

24/03/2020

巴黎,3月24日——学校停课已影响全世界近八成学生。面对这一形势,周一,教科文组织与一个特设教育部长小组举行网络会议。出席会议的部长们分享了本国为帮助教师、家长和学生适应远程学习而大规模推行的措施。他们还指出了需要全球合作应对的新挑战。

教科文组织于3月10日召开了第一次线上教育部长会议。该特设小组是在这次会议之后设立的,包含来自不同地区的11个国家:哥斯达黎加、克罗地亚、埃及、法国、伊朗、意大利、日本、墨西哥、尼日利亚、秘鲁和塞内加尔。

目前已有138国实行学校停课,停课学生人数已达到13.7亿人,在最近10余天内几乎翻了两番,占到全世界儿童和青年总人数的75%以上。学校停课也使近2百万名教师受到影响。

教科文组织总干事阿祖莱在会议开幕词中强调“国际社会有责任采取集体行动”,并宣布将成立一个全球新冠肺炎教育联盟,以进一步调动多个合作伙伴的专门知识,加强对各国教育对策的支持。

学校停课初期的优先事项是部署远程学习解决方案,而如今工作重心已转移到支持教师和家庭。“学生对学业辅导和情感陪伴的需求空前强烈。”教科文组织教育助理总干事贾尼尼(Stefania Giannini)说。“这要求教育系统着重培养社会情感技能——移情和团结。”她说。

“教师的作用和师生关系是无可替代的,但是我们别无选择,必须尽最大努力支持校长、教师、家长和学生,同时确保他们的安全。”意大利教育部长阿佐莉娜(Lucia Azzolina)说,“我们正在使用社交媒体工具维持师生关系的活跃,并保持他们的积极性。”

哥斯达黎加正在利用社交网络向学生和家长发送每日阅读计划,并号召学生策划遏制这一大流行病蔓延的运动。伊朗教育部长米尔扎伊(Mohsen Haji Mirzaie)描述了一个通过虚拟教室连接教师、家长和学生的“学习新三角”,这些虚拟教室由社交网络支持。

除了线上平台之外,各国还利用公共电视为各年龄段的学生提供课程,并为教师提供培训。“只有60% 的学生能够上网,因此为了覆盖所有人,我们必须将远程学习和开放电视相结合。”墨西哥教育部长巴拉甘(Esteban Moctezuma Barragán)说。他还补充说,墨西哥也在探索覆盖有特殊需求的儿童的策略。

虽然学校停课的期限仍不确定,但是各国正在集中力量赋能教师。“我们非常重视让教师对学习过程负责以及提供线上学习课程。”哥斯达黎加教育部副部长布雷内斯(Melania Brenes)说。

克罗地亚科学和教育部长迪维亚克(Blaženka Divjak)介绍了克罗地亚的做法,该国将为教师提供量身定制的内容作为优先事项。目前该国正在加大支持力度,帮助教师独立编写学习材料、主导教学进程并适应数字环境。

一些部长提出了消除不平等的行动。意大利宣布了一项8500万欧元的一揽子计划,以支持850万学生的远程学习,并改善偏远地区的互联网接入。

秘鲁将课程内容翻译成了10种土著语言,并编写了关于教育的社会情感层面的材料,以帮助学习者克服孤独感。

尼日利亚教育部长阿达姆(Adamu Adamu)呼吁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教科文组织的“学校遇见学生”(School Meets Learner)项目,该方案利用科技帮助该国东北部的在校女童和妇女。

远程学习的陡然推广提出了新的挑战。埃及教育部长绍基(Tarek Shawki)敦促围绕“未获得教育部或任何权威机构认证的数字学习材料的海洋”采取行动。

法国教育部长布朗盖强调,需要开展全球合作,对数字学习提供者进行充分监管,以确保数据收集、管理和使用规则得到遵守,特别是儿童和青年的个人数据。

与此同时,多位部长指出,当前的危机也引发了对教育实践的新思考。

“我们过去10天在数字和远程教育方面取得的进步比过去10年更大。毫无疑问,这场危机将改变我们对未来教育供给的思考方式。”埃及教育部长绍基说。同时,法国教育部长强调了新方法和新思维方式的影响:“教育是解决危机和重建我们的社会的关键。”

日本文部科学大臣萩生田光一指出,停课是国家机制保护儿童的必要举措。在保持高度警惕的同时,日本计划在下月开放学校迎接新学年,并在这一过程中与卫生专家保持密切沟通。

目前已有200个国家受新冠肺炎影响。世界卫生组织的迪亚洛(Khassoum Diallo)介绍了这一大流行病的全球最新情况,他强调所有国家都必须加强应急准备,并强调了采取跨部门策略的重要性。

****

教科文组织定期更新关于新冠病毒对教育的影响的信息:
https://zh.unesco.org/themes/education-emergencies/coronav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