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选择:中国、粟特和拜占庭文化对丝绸之路沿线考古遗址发现的卡夫坦的影响

Depiction of Solar and Lunar Gods wearing double-lapel caftans, from Fondukistan monastery

卡夫坦是一种变体风格的长袍,由羊毛、羊绒、棉花或丝绸制成,通常用腰带捆绑。它可以作为外套或连衣裙穿到脚踝,通常是长袖。几千年来,丝绸之路沿线地区的众多人民都采用和穿着这种服装,它在不同的地区中占据着不同的社会地位。卡夫坦是男女都穿的服饰,最初被认为是中亚特有的,可能起源于美索不达米亚,然后迅速蔓延到欧亚大陆,并在公元一千年前在各种地方广泛采用。

卡夫坦的流行,或至少是更广泛的采用,可能始于西亚、波斯和拜占庭。在那里它被认为是 "外国人的服装"。很快,它就传到了北高加索和中欧,甚至传到了斯堪的纳维亚。有些文化认为卡夫坦,特别是那些与外国奢侈品有关的丝绸制成的卡夫坦,是精英阶层的装束。例如,在中国, "洋人服 "或 "胡服 "在唐代(公元618-907年)上流社会的男女中非常流行。 

的确,卡夫坦的风格和设计往往反映了丝绸之路沿线不同社会之间的密切联系。在不同地区的遗址中发现的一些卡夫坦的例子揭示了这些跨文化影响和交流的程度,它们往往反映在设计图案、使用的材料以及衣服交易和穿着的环境中。在众多的墓葬中发现了卡夫坦,通常作为陪葬的衣服。例如,在西北高加索地区的一个公元600-800年期间的阖苏墓葬中,发现了16件完整的丝绸卡夫坦。卡夫坦的丝绸来自于粟特、中国和拜占庭,该服饰本身被认为是用来支付当地关税的费用。在这16件可能是赠送给一位阖苏酋长的卡夫坦中,有一件的图案象征着当时丰富的交流。该图案里包含萨珊起源的一种神话生物,即西摩格--一种长着狗头、身体和狮爪的生物,这种形象重复出现在圆环形奖章图案中。这种圆环图案在丝绸之路沿线的许多贸易商品上,尤其是纺织品上,非常流行。珍珠圆环图案的传播得益于索格底商人沿丝绸之路在中亚地区的流动。这种圆环图案在丝绸之路沿线的许多贸易商品上,尤其是纺织品上非常流行。这种珍珠圆环图案的传播得益于粟特商人在丝绸之路沿线中亚地区的旅行。

此外,在塔里木盆地的一座公元3-4世纪期间、可能是粟特人的坟墓中发现了一件卡夫坦。它是一件保存得非常完好的红色羊毛卡夫坦,长度及膝,开口向右,用丝带系在一起。这件衣服可能是在中亚某地制作的。同样,在南塔克拉玛干沙漠营盘的一座公元4-5世纪期间的坟墓中发现了一件鲜红和黄色的羊毛卡夫坦。它的特征和面料表明它是在健驮逻或和田制作的。这是在墓葬中发现的许多羊毛和丝绸纺织品之一,其中一些似乎是当地制造的,而其他则来自东部和西部地区。这种卡夫坦的颜色和图案的编织特点可以在当时的许多其他织物中找到。但独特的是,服装上装饰着代表古希腊神爱神的人像,有角的绵羊或后腿站在石榴树下的山羊。这种在树下饲养动物的设计主题是萨珊艺术中常用的装饰主题,而希腊的爱神则经常在印度次大陆西北部的健驮逻艺术作品中出现。 

此外,在丝绸之路沿线还发现了许多现存的艺术作品中卡夫坦的例子,这证明了它作为外交礼物和身份象征的国际性和重要性。卡夫坦被描绘在幼发拉底河附近,杜拉欧罗普斯犹太教堂的壁画上,时间是公元3世纪。我们还可以在阿费拉昔牙卜壁画上看到卡夫坦,这些壁画是公元7世纪粟特艺术的罕见遗存,被发现于今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附近的阿费拉昔牙卜古城一处私人住宅的墙壁上。壁画描绘了来自中国和印度次大陆的政要和大使们身穿卡夫坦,以表明他们作为其他文化代表的身份。

时尚是丝绸之路沿线文化间互动和交流的一个组成部分。卡夫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在艺术中广泛出现,并在整个丝绸之路的考古遗址中被发现,它是一种流行的服装,在欧亚大陆上传播,在设计和形式上受到新的影响,并具有特定的区域意义。在一些地方,卡夫坦代表了精英阶层的国际化服饰,而在另一些地方,它与皇室有着密切的联系。然而对于许多人来说,卡夫坦只是模仿了草原的风格,是非常适合骑马和旅行的服装。

联系方式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

7 Place de Fontenoy

75007 Paris, France

社会科学及人文科学部门

研究、政策与战略科

丝绸之路项目

silkroads@unesco.org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