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喇昆仑

©Daniel C. Waugh / Karakorum

尽管喀喇昆仑面积相对较小,但却是丝绸之路史上最重要的城市之一。虽然成吉思汗于1220年创立这座城市,但喀喇昆仑作为蒙古帝国的首都发展于1230年代,这些发展发生在他的儿子Ögedei统治之下。蒙古人对中亚的贸易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因为他们庞大的帝国连接着东西方,蒙古人民协会促进了贸易和交流,蒙古统治下的广大领土上尽可能地实现了和平和一定程度的稳定。

喀喇昆仑位于蒙古最重要的东西向路线上,距离奥尔洪河不远。习惯上上将其首都放在河谷的草原人民视其首都是一个神圣的家园,来自该地区的土耳其、中国、维吾尔和粟特人的铭文可以追溯到公元8世纪和9世纪,这表明该地区已经成为一个繁荣的中心,城市中不是只有当地农业,而且还有居住在草原土地上的人民的文化。

蒙古人选择喀喇昆仑的地点并非偶然:生态、政治因素、草原传统和当地信仰都汇集在一起​​。毫无疑问,蒙古人了解该地区的早期历史,并以其遗产为基础进行城市建设。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今天的蒙古首都几乎没有这些痕迹。城墙围成一个有点不规则的矩形,大约1.5乘2.5公里。城墙的高度足以防止人们闯入城镇,但无法保护城市免受重大袭击。墙内的城里组织着重要的经济活动,分布着商业住宅和宗教建筑。鉴于我们对蒙古人的定居点和活动轨迹的了解,很明显,在可汗的宫殿出现的时候,在毗邻的领土上蒙古人的临时居住地(蒙古包)中的人口将大大增加。

1253年至1255年,方济各会的鲁布鲁克威廉是第一个看到喀喇昆仑并留下日记的欧洲人。他是一位细心的观察者,告诉我们:

“它包含两个聚居区:一个给撒拉逊人,那里是市场和许多商人聚集的地方,因为这处生活便利且有很多外国使节。另一个是契丹人的聚居区,这些契丹人都是工匠。除了这些聚居区之外,还有属于宫廷大臣的大型宫殿。有十二个属于不同的民族的纪念神的寺庙,其中信仰了穆罕默德的宗教的两个清真寺,一个基督教教堂位于城镇的尽头。小镇被泥墙包围,有四个门。”

考古证据为这个城镇的经济生活提供了更多细节,在该市中心的中国商业区继续发现特别丰富的物证。喀喇昆仑是一个冶金中心,已经发现了铁坩埚、推车用轴环、大量箭和各种装饰金属物品。当地工业把玻璃珠用于珠宝装饰和其他装饰用途;这种工业模式在整个蒙古帝国都很普遍。主轴重量表明纱线正在生产,原料大概来自蒙古人自己羊群的羊毛。我们知道,蒙古精英们非常喜欢丰富的丝绸面料,一些进口中国丝绸的碎片在遗址被找到。虽然周边地区的粮食产量有限,但对粮食的需求很大,似乎很可能粮食需要从中国进口。考古学家发现了至少一个小磨石。

特别有趣的是陶瓷的生产和进口。最近的挖掘工作发现了陶瓷窑炉,这些窑炉制作屋顶瓦片和顶板等物品,专供于中式建筑、水管、雕塑和多种多样的餐具。考古证据表明该技术来自中国。与此同时,精英对高品质陶瓷制品的需求也通过进口来满足,包括优质的中国瓷器。当著名的蓝白色瓷器在14世纪上半叶开始生产时,他们几乎立即在喀喇昆仑找到了市场。

有关商业的证据包括造币。尽管书面资料强调穆斯林商人将喀喇昆仑与中亚连接起来的重要作用,但大部分被发现的硬币都来自中国,其少数货币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唐朝和元(蒙古人造币。然而,从喀喇昆仑中保存下来的最早的文献证据是1237-8在那里铸造的伊斯兰铭文的硬币。挖掘也发现了很多金属物品。

该市的人口体现了蒙古帝国宗教多样性的缩影。 萨满教是蒙古族的本土宗教,也是穆斯林商人在早期几个世纪带来的伊斯兰教。 此时佛教在这个城市也非常受欢迎,聂斯特流基督教也是如此。

当马可波罗在十二世纪七十年代初到达中国时,库比莱汗已经使北京成为帝国的首都,北京取代了喀喇昆仑。 然而,在14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它仍然具有象征意义,因为这座城市由帝国的极具统治魅力的创造者成吉思汗建立。 今天,喀喇昆仑是重要的年度那达慕节日举行地之一,庆祝蒙古族传统体育和文化。

 

地图上的丝绸之路

沿线国家

flag Mongolia
首都: Ulaanbaatar
地区: 亚太地区

联系方式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

7 Place de Fontenoy

75007 Paris, France

社会科学及人文科学部门

研究、政策与战略科

丝绸之路项目

silkroads@unesco.org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