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吗?丝绸之路东端的国际大都市长安

© Mark Fischer

构成丝绸之路的各条路线的起点或终点,往往是互动和交流最频繁的地方,因此形成了以商业活动为中心的国际大都市。丝绸之路的东部终点站之一是现今位于中国陕西省西安市附近的长安城。尤其在唐朝(公元618年-907年),一个令人惊讶的多样化群体将这个主要的贸易中心作为他们的家,其中包括许多来自粟特的人,粟特是伊朗文明的一个集合,由不同时期的城邦组成,位于今天的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其首都包括著名的丝绸之路城市撒马尔罕和布哈拉。

长安曾是十个不同朝代的都城,其中最重要和时间最长的三个朝代是西汉(公元前206年-公元9年)、隋(公元589年-公元617年)和唐(公元618年-公元907年)。公元582年,隋朝将首都迁至长安,并在此精心规划和建设了新的城市布局。在这期间,城市有109个区或被称为“坊”的地方,每个区都有围墙。除了发挥政治权力中心的重要功能外,长安城还是丝绸之路的终点站,是人员和货物沿丝绸之路流动的起点和终点。长安尤其是从中国到印度次大陆、阿拉伯半岛、伊朗高原,再到东非海岸陆路旅行的起点。事实上,在整个一千年丝绸之路活动的高峰期,长安迎接了出于各种原因来自陆路和海路的旅行者,其中一些人留在了长安,并将长安作为他们的家。据信,在公元8世纪的巅峰时期,这座城市(包括其郊区)聚集了来自中国各地以及丝绸之路沿线其他地区的300万居民,使其成为当时最大的人口集中地之一。

粟特人是著名的商人,他们建立了一个从中亚家乡到中国的贸易网络。在长安城内发现的一些粟特陵墓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能够相当深入了解粟特文化元素与中国长安社会如何互相影响的途径。21世纪初,在西安发现了两座不同的粟特“萨保”墓,他们是被正式任命为管理粟特人的外国官员。这两座墓葬都结合了中国和粟特的图案和两种不同的墓葬风格,墓志铭用粟特语和汉语书写。其中一座墓的入口门上方有一幅画,画的是两只骆驼驮着的桌子上的琐罗亚斯德教拜火坛。此外,还有一些画板描绘了人们跳“粟特旋转舞”的场景,这是一种在传入该地区的宴会上流行的舞蹈。在墓葬的一些内壁上刻有运货的骆驼,但似乎是一种外交场合下的送礼场景。在这一点上,这些图像与撒马尔罕的粟特阿费拉昔牙卜宫殿壁画上现存的图像很相似,它们反映了当时丝绸之路上以使节为主的贸易活动。

此外,长安城的布局以其树木林立的大道、围墙区、公园以及专门用于宗教、商业和制造业等特定功能的区域,为后来丝绸之路沿线的其他地区,特别是朝鲜半岛和日本的城市建设提供了典范。除了佛教、摩尼教和琐罗亚斯德教的寺庙外,城市布局中还有两个围墙市场区,即东市和西市。东市是国内商品的聚集地,而西市则是长安庞大的外国人社区,销售通过丝绸之路交换和进口的商品,其中大部分是由骆驼商队运送的。这些市场有食品和饮料商店,以及仓库,旅行的商人可以在这里储存他们的商品,存入资金,并停留一段时间。这些外来社群带来了许多具体的文化元素,包括与宗教有关的元素,这体现在西市周围至少存在的五座,也许是六座琐罗亚斯德教和摩尼教的寺庙。然而,今天的西安,只有两座反映了西安丝绸之路上交流的大型唐代建筑还在,即大雁塔和小雁塔。值得一提的是,大雁塔是为了存放中国佛教高僧、旅行家、学者、翻译家玄奘游历印度次大陆后买回的书籍而建的。

得益于它们的战略位置,像长安这样的城市在丝绸之路上发展起来。它们提供了港口和市场,这些港口和市场是贸易路线的点睛之笔,也是商人们在经过数周的旅行后可以休息、交易货物的地方,同时也是与新的人交流思想、习俗和语言的地方。正因为如此,像长安这样的城市吸引了学者、教师、神学家和哲学家,成为知识和文化交流的重要中心,并为历史上许多文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联系方式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

7 Place de Fontenoy

75007 Paris, France

社会科学及人文科学部门

研究、政策与战略科

丝绸之路项目

silkroads@unesco.org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