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选择:朝鲜半岛新罗浮雕中的跨文化设计元素

从7世纪开始,庆州市成为朝鲜三国时代(公元前57年至668年)和统一新罗时期(668年至935年)新罗的首府,后来发展成为朝鲜半岛的主要贸易中心。这个城市见证了来自丝绸之路西部和东部地区(例如中国、伊朗高原、阿拉伯半岛和日本)的商人和商品,他们从陆路和海路抵达庆州。因此,这座城市成为了丝绸之路的枢纽,并在这些文化交流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作为丝绸之路的枢纽,新罗面对多种文化,我们可以在这一时期发现的雕塑中看到文化间交流的印记,这些雕塑展示了丝绸之路上各种图案和设计的混合使用。结合文化元素并体现新罗文化间交流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水平花岗岩,据估计可追溯到8世纪朝鲜半岛统一新罗时期[1]

花岗岩整体的一侧已打磨过,并刻有三个刻圆或“圆形装饰画”。这些圆形装饰画的内部刻有树木、像孔雀的鸟和狮子的图样。尽管尚不知道这种花岗岩的具体功能是什么[2],但圆形装饰画上的细节凸显了新罗在这段时期对文化交流的开放程度以及由此产生的艺术综合性。

例如,在岩石上雕刻的圆形装饰画似乎受到了伊朗高原萨珊时期(公元224-651年)装饰传统的强烈影响,这种装饰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波斯的阿契美尼德王朝(公元前559-330年),那个时代的装饰图案经常使用“珍珠圆环”。的确,在丝绸之路沿线的众多商品上,尤其是在整个中亚的纺织品上,圆形装饰画都是一种非常受欢迎的设计。珍珠圆环设计的传播得益于粟特商人沿着中亚丝绸之路的旅行。

有一个圆形装饰画在中心处有一棵树,两侧各有一对孔雀彼此面对面。这棵树被理解为类似于“生命之树” [3]的意思,这是许多古代神话中广泛使用的主题,也是包括印度教、佛教和基督教等多种宗教的象征物。庆州浮雕上的树似乎是印度芒果树,这是印度次大陆佛教图像中的一个重要标志。孔雀虽然原产于印度次大陆、东南亚和非洲,但被进口到阿拉伯半岛和伊朗高原,在那里它们成为极为珍贵的动物。在萨珊时期的图像中,孔雀有时会与“西摩格”(simurgh 或senmurv)融合,这是一种神话中的鸟状生物,经常有着孔雀的尾羽。西摩格出现在伊朗艺术和文学的所有时期,是萨珊人的主要象征之一。庆州雕塑上的孔雀与这只神话中的鸟很像,特别是尾羽呈水滴状,这表明画家很熟悉,并可能试图模仿这种形象。

浮雕中的第二种圆形装饰画中有一棵树、一头狮子和一只幼狮。树木下垂成锹形的叶子类似于菩提树的叶子[4],菩提树是在印度次大陆的人们经常使用的另一个佛教的重要标志。另一方面,在整个古代世界,在宗教和世俗艺术中,狮子通常与力量和皇室息息相关。尽管直到东汉(公元前206年–公元220年),狮子的图案才在中国被使用,在东亚开始被普遍使用,但在公元6世纪后期,狮子作为一种设计元素在丝绸之路上得到了广泛的普及。

庆州浮雕上的图案运用了萨珊时期和佛教的元素,反映了沿着丝绸之路发展起来的一种跨文化风格。因此,它证明了丝绸之路上各种艺术元素的传播,以及统一新罗时期的多元文化环境,这个新环境受到了沿途其他地区的文化元素的影响。

阅读更多:

文化选择 : 7世纪至14世纪丝绸之路沿线的建筑设计和城市中心

文化选择 唐朝沉船大战

文化选择 丝绸之路的文学交流例证

文化选择 : 丝绸之路上的乐器交流

文化选择: 丝绸之路沿线的早期中世纪突厥手稿

文化选择: 中国武术在丝绸之路沿线的发展

文化选择:传统的中世纪印度航海图

文化选择: 韩国佛教艺术中的丝绸之路跨文化元素

文化选择:印度和欧洲对波斯细密画的影响

文化选择:中亚对朝鲜半岛雅乐的影响

文化选择:爪洼岛的沿海装饰性图案

 

[1]‘Stone with Lion and Peacock Designs’  Gyeongju National Museum  https://artsandculture.google.com/asset/stone-with-lion-and-peacock-designs-unknown/6QG-F1PUM8jIGw?hl=en

[2] Ibid

[3] Hongnam Kim (2017) “An Analysis of the Early Unified Silla Bas-relief of Pearl Roundel, Tree of Life, Peacocks, and Lion from the Gyeongju National Museum, Korea” The Silk Road 15 (2017): 116 – 133.

[4] Ibid

 

联系方式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

7 Place de Fontenoy

75007 Paris, France

社会科学及人文科学部门

研究、政策与战略科

丝绸之路项目

silkroads@unesco.org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