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选择:萨珊人对埃及安提诺波利斯希腊-罗马城纺织品的影响

Views along the River Nile © Michael Gwyther-Jones Licensed under CC BY 2.0

萨珊纺织品在古典、伊斯兰和中国的资料中都被誉为丝绸之路上极具价值的商品,很可能影响了许多类似纺织品的生产。纺织品的跨国流动性、所使用的材料以及设计中明显的思想和艺术影响,使工坊经常汲取来自不同地区的多种影响来生产商品,将当地传统与来自其他地区的知识和技术相结合,因此,这些产品在跨文化交流、贸易和外交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一种被称为 "萨米特 "的纺织品经常在丝绸之路沿线的考古遗址中被发现,有着大小不一的碎片。萨米特是中世纪的一种奢华而厚重的丝织品,由斜纹(对角线编织图案)制成,通常包括金线或银线。这类纺织品碎片被用来绘制和说明不同艺术风格、设计元素和图案在丝绸之路上伴随着人员和货物的流动而传播的情况。

例如,在安提诺波利斯的一处遗址中发现了两块萨米特碎片,其中一块是有翼马的图案,另一块是描绘北山羊(一种原产于欧亚大陆的野山羊)的图案。安提诺波利斯原来是一个希腊-罗马城,后来变为拜占庭城市,于公元前130年在埃及被发现,之后又于公元10世纪被废弃。在这里,有翼马和北山羊被描绘成戴着珍珠项链和漂浮的丝带,这是伊朗高原萨珊人(公元224-651年)的象征动物们在队伍中左右交替移动,有翼马坐在珍珠圆环的中央。与萨珊艺术和权力有关图案的使用表明,这些高质量的纺织品是在为萨珊精英制作纺织品的作坊中生产的,可能是一个皇家作坊。两种纺织品都是用三层纱线作为主经线(垂直线),并采用一种称为 "贝克莱 "的效果,即两种颜色的纬线(织品中的水平线)被交替使用,创造出一种混合色调。这组纺织品的另一个著名的例子是一条裤子的碎片,上面描绘了一个人物形象,展现了萨珊王室的典型风格和装束。  

然而,有人认为,这种裤子可能是当地生产的,而不是进口的,其设计深受现有的萨珊人原型的影响,而这些原型可能是通过丝绸之路进口到该地区的。还有一种假设是,由于目前在安提诺波利斯发现的丝绸碎片中没有随同的文献证据,这些纺织品,特别是那些装饰有珍珠圆环的纺织品可能并不是直接采取了萨珊纺织品的制作知识,而是仿照了粟特画作,因为粟特画作中通常也有这些设计元素。不管安提诺波利斯的纺织品是否是进口的,以特定的萨珊纺织品为蓝本,或者是根据粟特壁画改编的,它们都表明伊朗高原上已有的原型和图案对丝绸之路沿线的一些社会产生了明显的影响,这些原型和图案被丝绸之路沿线的一些社会所采用,有时也被修改和重新诠释。

例如,有一件混合设计、类似萨米特的纺织品,来自中国,其特征与安提诺波利斯出土的纺织品相似,珍珠圆环衬托着四个骑着马的猎人,并有中国铭文。这件作品是公元7世纪后半叶的作品,是一件完整的唐代风格萨米特的典型作品,但其设计元素在丝绸之路的其他地方也能找到。三个重复圆环里的设计与传统的萨珊石浮雕和金属器皿中常见的皇家猎人的形象一致,但这一纺织品也代表了中国艺术演变的关键一步,即将萨珊的珍珠圆环逐渐转变为饰花圆环,这是唐代艺术的常见特征。此外,在6世纪的墓葬中发现的许多中国手稿中也提到了来自伊朗高原的丝绸。根据《隋朝史》(公元589-618)记载,公元585年,萨珊使节向中国皇帝赠送了用金线织成的精美丝绸。据信,中国的一家丝绸作坊开始复制这件被赠予的纺织品,这可能帮助了提高以珍珠圆环内的动物或鸟类图案为特色的纺织品设计的受欢迎程度。事实上,这些来自萨珊艺术的风格影响中,有许多在邻近社会,特别是拜占庭的艺术中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并且仍然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具体的艺术元素如何在丝绸之路所涵盖的广大地区流行。 

联系方式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

7 Place de Fontenoy

75007 Paris, France

社会科学及人文科学部门

研究、政策与战略科

丝绸之路项目

silkroads@unesco.org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