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女童和妇女教育奖

gwe_prize-cover.jpg

© UNESCO Bamako/Clarisse Njikam.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女童和妇女教育奖往年获奖者

2021年度获奖者

© {reprograma}

“重塑”组织(REPROGRAMA,巴西)

“重塑”组织是巴西本土的非盈利性女性信息技术培训机构。该组织致力于通过给弱势群体女性提供编程及信息技术培训,缩小巴西信息及技术行业的性别差距,从而提高女性话语权,打破落后的性别角色刻板印象,促进社会可持续性发展。

该项目结合当前和未来职场需求,对黑人、土著、跨性别女性以及寻求重新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母亲等开展信息技术培训。内容针对性强、覆盖面宽,受众广泛。借助与私营企业建立的合作伙伴网络,项目为受训女性提供进入就业市场的多种渠道,解决其生计问题,确保可持续性。项目还实行导师制,由往届学员为新参与者提供学习和就业指导。新冠疫情期间,该组织迅速调整为线上授课,保障了项目的正常开展。

 

© Girl MOVE Academy

女童行动学院(Girl MOVE,莫桑比克)

女童行动学院是莫桑比克南普拉的非盈利组织,致力于培养和塑造女性角色榜样,保障妇女和女童接受教育和参与社会活动的机会,提升新一代女性变革者权能,从而打破贫困的代际传递。

项目根据受助者年龄划分为小学高年级、中学和大学三个子项目组。培训模式上,以导师制和“姐妹圈”的形式打造互助互学的新模式,参与项目的导师可以获得大学学分,“姐妹圈”的互助理念将集体发展与个人激励相结合,为女童和年轻女性提供了安全的发展空间。培训内容侧重领导力培养,社会关系和社交网络的搭建,有效解决阻碍女童和年轻女性发挥潜力的深层次结构问题、陈腐的性别规范和性别刻板印象,以及社会孤立问题。项目资金来源多元,与当地教育机构、私营企业等社会组织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保证了项目可持续性。在新冠疫情期间,该组织及时采取应对措施,确保导师能够以较低成本的技术手段与学员保持联系,有效保障了机构的安全运行。

--------------------------

2020年度获奖者

希帕萨伊拉基金会(Shilpa Sayura Foundation,斯里兰卡)

希帕萨伊拉基金会成立于2005年,其主要目标是开发和提供带数字内容的电子学习系统,以便在斯里兰卡农村电信中心开展国家课程教育,并帮助青少年和儿童。

其获奖项目是 “下一代技术女孩” 。该项目通过为数千女童和教师提供行业急需技能的培训,帮助斯里兰卡提升女童和妇女在新兴技术领域的参与度。

项目以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推广,在过去两年中已遍及斯里兰卡各地,为1051名女生和506名教师提供了行业急需的技术技能培训,如机器学习、网络安全和设计。项目还增加了相关实习和就业机会。

女童联盟(Girl Child Network,肯尼亚)

女童联盟成立于1995年,其最初目标是在肯尼亚促进《北京行动纲要》的落实。如今,该组织在多个领域提供复杂的多部门项目,包括教育、健康和营养、人权与立法、性别与治理、减少灾害风险、研究和文献记录以及体制建设等。

其获奖项目是“我们的学习权利:使未受教育者接受教育”。该项目在肯尼亚偏远地区为弱势儿童提供接受优质小学教育的机会,包括无法接受或完成小学教育的女童,同时提升她们在校园内外发声的能力。

自2012年以来,该项目通过融入教育计划、增加顾及性别差异和方便残障人士的学校设施,以及动员社区力量参与等方式,惠及了240所小学的51936名儿童,包括25937名女童,极大改变了阻碍女童接受教育的负面观念。

--------------------------

2019年度获奖者

观看获奖者视频

苏拉巴苏协会(哥斯达黎加)

成立于2005年的哥斯达黎加苏拉巴苏协会利用数字技术、艺术和文化讲述女孩和年轻妇女的故事,促进当地社区的社会变革。

获奖项目“中美洲女孩之声”通过数字技能赋能少女,使她们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为自己和社区创造解决方案。该项目在学校实施,为来自弱势背景的女孩提供课外培训,包括数字素养、辅导、相互学习和创新数字解决方案的原型开发。

自2016年以来,该项目为4000多名女童提供了培训,建立了一个由600多名女童组成的网络,并开发了300个技术原型。该项目最早在哥斯达黎加发起,后来扩大了到中美洲大部分地区。

纳瓦拉省教育局(西班牙)

西班牙纳瓦拉省教育局因其“SKOLAE:促进平等”项目获奖,该项目旨在消除教育及这一领域之外的性别陈规定型。这一整体主义的学校项目使学生能够在平等的条件下选择自己的人生轨迹,其指导原则是“有意义的变革起源于教室”。

该项目的培训方案使学生不论文化、宗教、性取向或身份,都能够识别不平等、与其做斗争并行使其个人的平等权利。其目的是防止一切形式的暴力侵害女童和妇女行为,提高对妇女其贡献的关注,培养平等主义的男性气质和有权能的女性气质。

自2017年以来,该项目已在116所学校(占该地区学校的30%)实施,影响了8705名3至18岁的女童和8902名同年龄段男童。约有1808名女教师和495名男教师参加了该项目的教师培训方案。

--------------------------

2018年度获奖者

观看获奖者访谈

米赛尔艾拉哈伊尔基金会(埃及)

该基金会项目支持女童从初等教育到中等教育的衔接,以及完成整个基础教育周期。这些项目使女童获取识字、生活和未来就业技能,同时支持教师采用适应不同性别学生需求教学方法和实践,并创造安全的教学环境。

获奖的项目名为“通过社区学校为服务欠缺村庄儿童创造教育机会”。这一项目在该国最贫困最得不到教育服务的290多个社区实施,帮助女童获得接受优质教育的机会,促进她们的就业状况,拓展她们的生活选择。

自2010年以来,项目帮助27750名儿童(其中62%为女童)进入1000多所学校,2000多社区教育者接受了现代教学方法培训。7000多名儿童从社区学校毕业,其中3500多名女童完成了初等教育。性别平等率得到提高;女童数量占学生总数比例达到62%。社区的参与也减少了早婚现象。

妇女中心基金会(牙买加)

牙买加妇女中心基金会成立于1978年,为辍学的早孕少女和低龄母亲提供继续教育。超过47000名女童和低龄母亲获得完成中等教育的第二次机会,并因此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

获奖项目为“加勒比中等教育证书”。这一项目支持早孕女性在生育后重新融入学校教育系统。获得证书意味着青少年女性能进一步接受高等教育并找到有意义的职业。该项目既为青少年女性提供核心学科的学习内容,也提供谋生技能课程。授课可在面授和网络两种方式之间选择。

与没有参加课程的年轻女性相比,参加了基金会项目的低龄母亲更有可能接受必需教育、建立职业路径、找到收入更高的工作。基金会的项目已经成为成功典范,并格林纳达、圭亚那和南非等国复制推广。

--------------------------

2017年度获奖者

大湄公河次区域女童和社区中心的发展和教育计划(泰国)

大湄公河次区域女童和社区中心的发展和教育计划系基于社区的非政府组织,活动区域在泰国北部,致力于通过保护、教育和生活技能培训防止贩卖、虐待儿童。该组织于1989年由松蓬·间达卡(Sompop Jantraka)创立,致力于帮助儿童了解自身权利、建立自我价值意识。同时该组织积极参与家庭和社区建设工作,创造使儿童免受剥削的环境。1995年,该组织获得泰国政府正式承认。在其20多年来历史中,该组织坚持为保护儿童权力、赋予女童能力而工作。

获奖项目名为“通过教育和生活技能培训计划帮助掸邦无国籍儿童和妇女移民泰国”。这一创新项目采用教育和生活技能培训,保护移民女童和妇女免于遭受人口贩运、性剥削和劳动剥削的威胁,并帮助已遭受上述不幸的女童和妇女重获新生。这一项目的成功模式适合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复制推广。

迷你科技学院(秘鲁)

迷你科技学院系秘鲁非盈利机构,旨在打造能够改变世界的第一代秘鲁女科学家,填补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领域的性别鸿沟。迷你科技学院为女童提供参加由科学家主导的兴趣班的机会,参与质疑、创造和试验,并在回家后与同伴和社区分享经验、实践所学。

获奖项目名为“迷你科技学院大巴实验室”。来自利马、万卡约、瓦拉斯等城市的不同社会和家庭背景的200多名女童从迷你科技学院的培训中获益,她们进而在自己的学校举办兴趣班惠及更多人。五年来,迷你科技学院帮助了至少2万名儿童。此外,参加项目女童还给其家庭和社区带来积极影响。迷你科技学院与政府部门、私营捐助方和学术界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该项目有扩大规模的潜力,并能在其他国家得到推广。

 

2016年度获奖者

女学生互助网络(津巴布韦)

女学生互助网络(津巴布韦)系非盈利、会员制组织,工作对象是津巴布韦获得高等教育的青年女性。该组织于2005年由津巴布韦大学学生网络创立,于2010年成为非盈利组织。这一组织培养女学生能力,使她们成为领导人物,支持与女学生相关问题的政策与媒体宣传。女学生互助网络与津巴布韦10个省的36个机构保持合作。

获奖项目名为“在津巴布韦通过领导力培养和导师计划赋予高等教育女学生能力”。该项目始于一项关于学习环境特别是高等教育阶段性骚扰的调查。调查显示98%的学生受到影响,且骚扰者多为讲师。女学生互助网络发起了一项运动,呼吁建立性骚扰政策,改善高等教育机构问责制度,以建立安全的学习环境。该项目支持编制反对性骚扰的机构政策,在津巴布韦36个高等教育机构扩大了女性获得咨询建议和法律资源的机会。

儿童早期教育发展局(印度尼西亚)

印度尼西亚教育与文化部儿童早期教育发展局支持四至六岁儿童在有关中心接受早期教育服务。

获奖项目名为“通过基于社区的早期儿童教育和早期性别主流化增加女童受教育机会、改善女童教育质量”。该项目源于一个信念,即若要增加女童受教育机会、改善女童教育质量,须在早期进行性别主流化,解决可能的性别偏见、歧视和有害的固有观念。早期教育发展局开展社会动员、培训和多媒体宣传,服务该国五省的儿童(从出生到8岁)、教师、母亲和教育管理者。